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财经》动荡背后的媒体生态

  财经媒体动荡
胡舒立及其团队离职只是当前财经媒体整个行业动荡的一个缩影,近期以来财经媒体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局。
由于超过80%的采编人员都选择追随胡舒立,《财经》杂志必将实施大规模的招兵买马,引起财经传媒行业人才的新一轮大流动。
胡舒立并不孤独,随着资本逐渐进入传媒领域,大规模的人才流动已经将这个市场搅得风生水起。
资深传媒人牛文文此前辞去《中国企业家》总编辑的职位,创办了《创业家》杂志,并任总编辑兼社长、发行人。
2009年10月12日,《经济观察报》前执行总编辑仲伟志宣布成立商业文化传媒机构远见传播,并将创办一本全新跨界商业类杂志。
而和讯网的总编杨斌、联席总编陈志华和陈峰先后离开和讯,分别加盟了网易、激动网和酷六网。
而据何力在其个人微博上透露,《21世纪经济报道》估计也快有变化了。
新时代的步伐
财经媒体变局不断,众多传媒资深人士纷纷发表看法,部分观点认为,此事说明中国传媒产业仍然不成熟,商业模式需要反思,另外部分观点认为,人事变动的背后是行业繁荣和市场机会茂盛的实质。
《南方周末》执行总编向熹认为,需要反思两个问题,一是反思传媒的商业模式,主要是反思内容生产者在整个链条中间应该占有什么样的地位,与地位相称的一种分配模式是什么。二是在日益严峻的传媒的市场竞争中,每个产业对利润率的追求之下,怎么来坚持传媒自有的特性,保持采编内容的独立性不受资本的干扰,不受其他利益集团的引诱。
《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杨宇东认为,其中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背景是,中国的财经媒体产业尚在起步之初,市场化程度不高。财经媒体如果不参与到市场循环之中,不按照市场原则来经营,不做产业化的规划和布局,不体现从业人员的个人价值,就一定没有发展前途,对于资本而言这也意味着一个巨大的改制套利空间,一旦一些垄断领域向市场开放,从计划转向市场,在中国金融市场高速成长的拉动下,财经媒体的市场价值也会呈现同样的增长速度。
杨宇东同时指出,现在的财经传媒变局,正是行业的领先者和有着准确预见性的资本方的自觉选择,是生产者顺因市场需求的必然结果,我们大可不必为之心忧,而应该乐观地期盼着中国财经媒体更具品质的一个新时期的到来。
牛文文表示,人事变化是最表层的现象,背后是整个传媒产业的大繁荣。过去30年中,我国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对精神和文化的需求变得日益凸现。传媒产业的发展是中国软实力的需要,配合着中国经济崛起,在这个大潮下很多人因势而动。
媒体生态隐忧
传媒业是一种特殊行业,既要在市场上求得生存与发展,又要兼顾社会责任,在我国,传媒还要保证舆论的正确性,确保不触犯红线。
许多媒体以最快的速度报道了新近发生的事件,引起了很大反响,但也会给自己招来麻烦,如云南卖淫案。媒体为了保证时效性,在抢发新闻的过程中,会产生所谓不断校正的真相的滚动报道模式,其中也许会有报道上的瑕疵,这成为了三家媒体受到有关方面的黄牌警告、遭到行政处罚的发端(《南风窗》报道)。
面对当前媒体出现的变革,以及推动我国向国际社会传播良好形象的考虑,主席于2009年10月9日在北京举办的世界媒体大会上,强调我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媒体发展,鼓励和支持媒体在通达社情民意、疏导公众情绪、搞好舆论监督和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说明政府非常重视传媒的舆论监督,也希望通过舆论监督缓解社会压力,维护社会稳定。然而一些地方政府对传媒随意打压,甚至进行打击报复,违背了媒体行业的普遍规律。在西方社会,媒体也会受到相应的来自资方的压力,但是媒体如果出现错误的报道,主要的惩罚来源于新闻当事人诉诸法律的诉讼。
《财经》杂志的震荡,看似来自资方,但资方与新闻报道从业人员冲突的深层次原因,依然耐人寻味。如果传媒的疏导功能被资方这样肆意压制,公众的情绪无法发泄,获取信息的渠道闭塞,迟早对社会管理不利。
面对压力,胡舒立并未就此束手,仍然很有可能寻找到新的空间,这说明,即使资方挤走了胡舒立团队,媒体仍然会不断产生新的呼吸空间,这些新的缝隙,或许就是希望所在。也说明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在网络急遽发展的背景下,再采取老的管理办法已经行不通,而是逐渐采取相对温和与开放的态度面对舆论监督。
本文出自第一财经、时代周报网站文章
更多相关阅读:
何力辞职:《财经》再动荡《财经》十年:中国媒体的旗帜胡舒立与《财经》传奇
 

本文由教练技术培训多少钱_优质培训机构推荐_星途职业培训资讯网发布于教育信息,转载请注明出处:《财经》动荡背后的媒体生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