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湖北“洗脸死”太荒诞 丑态蒙着公正的皮催人呕

  摘要:“诡异死”又有了新纪录:荆州市公安县在押男子薛某,离奇死在县看守所后,警方称他是溺亡在洗脸台水池里。 诡异死又有了新纪录:荆州市公安县在押男子薛某,离奇死在县看守所后,警方称他是溺亡在洗脸台水池里。此间有消息称,薛某尸体被发现身无片缕,口、耳、鼻中都有血迹,遂怀疑薛某死前曾挨过打。昨天下午,事主尸体已火化。
同样的句式,不同的死法。从睡梦死到洗脸死,每种离奇的死因,都在挑战我们的想象力,而审丑疲劳,惯例地成为我们的观感。尽管谎言的虚墙挡不住正义的穿透,真相的阳光总会照进现实,但丑闻的重复上演,还是让我们由衷悲恸。
生命珍贵,尊严无价,是无需赘述的人本命题;即使是疑犯,起码的生命权、安全权也应得到保障。然而在看守所的神话里,权利成了动辄支离破碎的玻璃,上面不容侵犯的标签,早已被撕破。生命转瞬即逝,留给家属无限的沉痛,更可怕的,是对人命关天、尊严至上的伦理的违背。当××死的现实不断折腾生命可贵的价值信条,无疑构成了对常识的第一重颠覆。
前车覆后车鉴,从悲剧中吸取教训,正视不足,应是规避覆辙重蹈的应有姿态。可是,从睡梦死到躲猫猫死,再到如今的喝开水死洗脸死,监狱的非正常死亡是接二连三,未曾断绝。在吊诡的死亡表情频现后,谁还能相信,它是出自偶然?丑闻的翻版中,常识遭遇着第二重颠覆。
每次疑犯离奇死亡后,相关部门总是或缄默不语,或不给解说词,对细节进行阐明,而是给人们留下浮想翩翩的余地。解释徒有大体,屏蔽了过程,逻辑无法自洽,自然无法有力地回击质疑声。半开半掩的告知姿态里,公众的知情权只能碰壁,而权力部门的公信力,也会蒙上阴影。这种对猜疑止于透明的背道,是对常识的第三重颠覆。
突兀的死对应的,总是不堪一击的荒唐理由。比如用鞋带自杀睡姿不对昏迷而死等,明显不合基本的医理常识。而身上有血迹有被殴打的痕迹等,更让权力部门编织的谎言不攻自破。无奇不有的死法,令常识遭到第四重颠覆。
常识是检测真伪的测试仪,诡异死对民众心理底线的冲击,对常识的颠覆,只会加速真相的浮出水面。监狱暴力、刑讯逼供等管理乱象,终会在民意倒逼与司法涉入中,被揭露无遗。而制度性的反思,加大违法成本,堵住丑闻翻版的体制空间,是终结××死的根本路径,也是对常识的回归。
鲁迅先生在《答KS君》中说:丑态,我说,倒没什么丢人;丑态而蒙着公正的皮,这才催人呕吐。真不知若他闻见了种种蒙上合理皮的××死,该作何想?(作者:佘宗明)
拘留所通报男子洗脸死事件 称其洗衣池溺亡
4月9日,湖北公安县政府新闻发言人就该县行政拘留所发生一起在押人员死亡事件进行通报。
通报说,4月7日,公安县行政拘留所发生一起在押人员死亡事件。死者薛宏福,男,现年55岁,系公安县麻豪口镇黄岭村人。3月27日,薛宏福因盗窃某超市自行车被公安县公安局依法给予治安拘留十五日,并处1000元罚款的治安处罚,并于当日关押在公安县行政拘留所13号拘室。
薛曾于1993年2月因盗窃罪被公安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2009年4月因盗窃被县公安局处以治安拘留十日。鉴于薛屡教不改的罪错行为,县公安局根据《劳动教养条例》的规定,决定将其报送劳动教养,并于4月1日向薛送达了劳动教养聆询告知书。
通报称,4月7日6时40分左右,薛宏福同拘室在押人员褚某发现薛在拘室洗衣池中死亡。据该县公安刑侦部门、检察机关调查,薛宏福死因排除他杀,系溺水窒息死亡。死者家属全程参与了尸表检验,认同调查结果。
薛宏福尸体已于4月8日下午6时由家属将其火化。
 

本文由教练技术培训多少钱_优质培训机构推荐_星途职业培训资讯网发布于机构动态,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北“洗脸死”太荒诞 丑态蒙着公正的皮催人呕

相关阅读